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11月08日   
二十一米运河长卷同绘盛世沧州
  中国画写意艺术研究会即将在沧州博物馆举办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画展,届时,一幅神秘“大画”会惊艳亮相。说它大,不只因为它是迄今为止沧州运河的最长画卷,更因为它穿越时空鸟瞰大地,联结历史、现在和未来——运河成为一个时间轴,徐徐展开,带给人前所未有的丰沛视觉;还因为,这长卷,是多名画家集体创作,历时数月,集众人智慧于一体,融不同艺术风格于一画,而呈现出整体和谐的画风。
  看到这幅长卷,很自然地会想到著名的长卷《清明上河图》。不妨作一个比较:《清明上河图》长5.287米,高0.248米,画中人物815个;而这幅《大运沧州盛景图》长21.6米、高2.15米,涉及人物1000余个。其丰富程度,不亲见无从体会。创意初衷:是情之所至也是责任担当
  你能想象画中河边公园游人跻跻,可能就有你的身影?
  你能想象运河文化带上建起大运河博物馆、绿色生态馆、科技馆都是啥模样?
  你能想象古与今、景与人、画与梦融为一体,是怎样打动人心的情形?
  目睹这幅运河长卷的创作过程,画面的浩大丰富令人震撼。“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画展,我们都有个人的作品参展。习总书记说大运河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流动的文化,要统筹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沧州市领导也非常重视大运河生态建设,沧州是运河穿城而过的城市,又是全境流经里程最长的城市,运河理应是我们创作的亮点,所以想到集大家智慧和实力,创作这样一幅运河长卷,为新中国华诞献礼。”中国画写意艺术研究会会长王君是主要创意者,他如此直陈心曲。
  以运河为轴心,把沧州的杂技武术、古迹名胜、运河景致、民俗风情、地标建筑、生态环境、畅想明天,都收入同一画面,古今未来,不同时代的人物点缀其中,强烈的时空感、浓浓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大运河有大文化,须有大意境大气象。这幅画越画越让我意想不到。这样的巨作,没有艺术家的深厚情感、内心正气、信仰担当,是不可能完成的。”中国画写意艺术研究会顾问、80岁的尹默先生这样说。
  在他看来,河里流动的水,云端流动的风,翩然群翔的仙鹤,如雾如烟的草树,都是情感的流淌、内心的意韵。参与创作的画家们都是在以感情创作,心里有热爱,有对家乡深深的情感,笔下才有如此生动的意象、优美的韵律。画面呈现:大气象大梦想而又细节生动
  在画家们的笔下,蜿蜒的运河是柔动的,水气氤氲,高天流云,几如仙境。它从历史中走来,古建老屋,烟村人家,布衣平民,推车挑担,四行八作,人在景中,景因人丰。人虽小到寸余,却面目分明,表情生动。更有习武的、练艺的,活灵活现,栩栩如生。曾经在历史上有过、但今已不在的景观,在画面中都可以看到:不仅有现在的清风楼,还有朗吟楼、南川楼,以及鼓楼、古塔、水月寺等遗迹再现。
  画到彩虹桥,视线进入当代,发展中的沧州有那么多地标性建筑,场馆、广场、商厦,林立的楼群,在这里都错落呈现,今日沧州的美景尽收眼底。或许,那个在足球场上奔跑的身影就是你,那个在河边疾行的队伍就是你所在的健走队,新沧州,新生活,生态宜居,幸福时光,洋溢画中。还会看到70只白鸽放飞蓝天,不只灵动了画面,更是画家们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别加入的元素。
  整幅画是淡绿的色调,看起来和平安详,沉静古朴,养眼怡神,就是我们想要的家乡的样子。画幅徐徐再展,我们看到了那个“Ω”形状的大运河公园,那里不只有绿地、花树,还矗立起了现代感十足的大运河博物馆、引人遐想无限的科技馆、绿色覆盖的生态馆、莫比乌斯环造型的桥。而最令人惊叹的,是大运河公园中心的那座雕塑,以动车、帆船、飞机创意造型,灵感来自沧州现在的高速网、高铁、港口海运,还有即将成为现实的民用航空。沧州的未来,是一个海陆空齐备的速度城市。
  一边是飞一般的速度,一边是悠然的慢生活,康养小镇绿树掩映,疏淡怡然,美丽宜居体现得淋漓尽致。抬眼望去,长河连海平,风正一帆悬,象征沧州如一艘巨轮,正扬帆起航。
  历史与现实,现实与梦想,在这里交汇,升腾,大运河的明天,就是沧州的明天。创作团队:各显其能互相融通成就巨作
  看到这里就明白,这幅长卷,不只是尺幅大,而是大在气象、情怀,是画家们用心底的热爱描摹的美丽沧州梦。
  边看画,边听创作人员们讲自己的感受。这是一群中青年骨干画家,大家同感的是,有幸参与到这样一幅作品的创作中来,累并快乐着,同时也收获许多许多。
  创作的过程可谓八仙过海,各显其能。董振怀是沧州师院的教授,教环境艺术课,做鸟瞰图正好发挥特长。畅想未来的部分,没有可借鉴的现实原型,只好搜集一些国外的图片作参考,有时做梦都在画效果图,想着如何把心中的梦想化作蓝图。通过斜拉桥走进运河的未来,他设计的三馆,放飞空间想象,从造型到颜色到光线运用,大多采用几何体,都极有现代感、科技感。
  杨芝文、杨芝东是兄弟俩,这次一起担纲创作。杨芝文说,虽然平时常画铁狮子等沧州题材的画,但没想过有一天画这样大的一幅画。这几年,常用脚步和心灵感受家乡的厚重,越来越喜欢,家乡情结越来越重。这几个月,心思都在这幅画上,放不下,也从中学到很多东西。他说,我们这就是在记录历史。
  杨芝东说,做好一件事不容易,虽然创作中困难重重,但能为社会作点贡献感觉很荣幸。他和会长王君、董教授整宿整宿地改样稿。改了无数次,小稿前后出了12张,创作构图不停地加内容,从5米、10米,到12米、15米,最终到了21米多。好不容易出了雏形,可前期的底稿放大后,细节又不够了。摄影师宗增顺负责拍摄,缺哪里的细节就直奔去哪里拍,拍回来给画家们提供参考。
  七八月份最热的天气,小伙子们光着膀子摸爬滚打,有时登着凳子画,有时蹲着甚至趴到地下画。好几位画家都是职业画家,放下自己挣钱的活儿不干,黑白盯在这里。尹默先生说他们画的不是画,是画的自己的向往、热爱、理想和追求。
  画人物的李红玉,是个年轻妈妈,孩子才一岁多,只能每天从献县开车赶来沧州,傍晚再赶回去。她说,原来对大运河没有太多感受,通过采风创作,爱上了大运河,特别想带孩子在大草坪玩上一天,情怀也不知不觉滋生了;李奎岩是画古代建筑和人物的,天天骑着电动车从城东飞奔到城西。他临过《清明上河图》,在每一个细节上用心,比如画面从古代转向现代,他让清风楼前的人物着民国时的服装,作为一个过渡,就不突兀;庞洪海擅长画树,古今的树都能画出细微区别,还画芭蕉、竹子、桃花,有了这些花树的掩映,运河才会那么美,才成其为一条真正绿色的有生命的河;满新建负责建筑物勾线,深浅浓淡,一丝不苟,使画面的立体感一下增强了;杨芝文擅构思大场景,对于天空的驾驭能力比较强,认为平原画面,要想出高阔深远的大气势,就得靠云的走势烘托,整体造势。最后画到海,画面略显空旷,就点缀了几只海鸥,视界远了,画面活了……
  最难的是合作创作。一人一个风格,如果都想彰显个性,画面必然隔离,自说自话。王君说,大家的团队意识很强,为了画面的整体风格协调统一,既分工又合作,不一味展示自己的个性,互相包容,互相补益。画作完成时,一点看不出多人创作易出现的风格差异。为了给新中国华诞献礼,大家靠敬业和智慧完成了这幅作品。其间,市领导的关心支持鼓励,也给了大家不懈的动力,更让大家深深体会到,符合时代、符合人民需求的作品,才会受到人民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