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12月02日   
承诺
  孟令伟(盐山公安局)
  去年7月的一天,我乘宣传车下乡。行至沧乐线千童路段时,天降大雨,车滑入了路边的沟中。我们下车冒雨推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无法将车推回路上。无奈之下,我们只能等着雨停了再想办法。
  不一会儿,雨小些了。这时,一个司机驾驶一辆三轮汽车过来了。我打了一个停车手势,司机停下了车。我向司机求援,他答应了。他从车上拿出绳子,帮我们将宣传车从沟里拉了上来。我经过询问得知,这位司机大哥姓刘,是附近村子的村民。我从兜里掏出20元钱塞到刘大哥手里,以表谢意。他说什么也不要,只是说:“咱们还有打交道的时候,后会有期吧!”
  今年10月15日,我和同事们一起在沧乐线韩桥路段开展治理无牌、无证机动车活动。当天,一个司机无证驾驶机动车被我的同事查获。突然,这个司机看到了我,离着很远就和我打招呼。我这才想起,他就是去年帮我们拉车的刘大哥。刘大哥见到我,好像见到了救星。他拉住我的手,让我替他求情,别扣他的车。他说:“你去年承诺,我的车如果被盐山交警扣了,你会替我说情。”
  听到他这样说,我不知说什么好,因为我根本没有做过这样的承诺。无证驾驶机动车是一种违法行为,司机要受到处罚。无论我怎么解释,刘大哥也听不进去。见我不替他说话,他口口声声说我不讲信用。他对我有了意见,索性不再理我。大约过了20分钟,他从口袋里掏出皱皱巴巴的300元钱交罚款。他拿的钱不够,我又给添上了200元钱。他手里拿着票据,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心想,刘大哥可能再也不会理我了。没想到第二天,他脸上挂满笑容,来到盐山公安交通警察大队。他找到我,给了我200元钱,还说了声“谢谢”。他说:“你昨天讲的话很有道理。前几天,我们村的一个人驾驶三轮汽车出了车祸。他本来占理,但因无证驾驶变得无理……”
  我很高兴刘大哥能转过弯来。同时,我也感觉到,作为一名公安宣教民警,我要走的路还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