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12月02日   
和尚盗金
  北魏的柳庆在任雍州别驾时,曾破过这样一个案件。
  有一次,一个商人携带20两黄金来到京城做买卖,寄居在一个人家中。商人每次外出,都细心地锁好房门。两个月后的一天,商人外出回来,见门锁着,和平时并无两样。他开锁进屋一看,黄金全部不见了。商人想,除了房主以外,别人是进不了房间的。于是,他到县衙告房主偷了自己的黄金。县官立即将房主拘来审问。大刑之下,房主招认是自己偷了黄金。县官将房主投入牢中,接着追查赃物。
  县官将此案的情况汇报给柳庆。柳庆认为,房主进入自家的客房是情理之中的事,不能因此就断定房主一定是窃贼。县官断案存在问题。于是,他找来商人询问:“你的钥匙放在什么地方?”商人答道:“大人,小人随身携带着钥匙。”柳庆问道:“你时常和谁在一起睡觉呢?”商人答道:“没有。”柳庆又问:“你同别人一起喝过酒吗?”商人说:“我前些天曾和一个和尚两次畅饮。但是和尚没有靠近我,也未曾进过我的住房。”
  柳庆又问:“你可曾在外面睡过觉吗?”“我第二次与和尚饮酒时喝醉了,在和尚的屋中睡了片刻。”商人说。柳庆指出:“真正的窃贼不是房主,而是那个和尚啊!”商人问柳庆:“大人怎么肯定房主不是窃贼呢?”柳庆说:“房主知道你是商人,也肯定知道你携带了财物。你住了两个月黄金都没有丢,可见窃贼不是房主。你喝醉酒后黄金就丢了,窃贼肯定是那个和尚。”
  柳庆当即派衙役去找那个和尚,和尚已经携金逃跑。后来衙役将和尚捕获,找到了商人被盗的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