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12月03日   
【我要是走了,这个家就散了】
  冬日的乡村,被一层薄纱笼罩,一切还在沉睡,沧县唐庄子村北的一户人家已经亮起了灯。
  因为长年劳作,56岁的关秀芹没有了年轻时的麻利劲儿,她一边抬头看表,一边迟缓地穿好衣服。时钟指向5点45分,一旁的丈夫李凤瑞仍在酣睡。她必须尽快收拾屋子、把饭做熟,还有许多事情等着她做。
  几分钟的工夫,灶台已烧好了水,调好的玉米面伴着蒸腾的热气下了锅,再切上几块碎小的胡萝卜,这就是这对夫妻俩最丰盛的早餐。关秀芹不放心丈夫,手里干着活,还时不时回屋瞅两眼。
  天蒙蒙亮了,丈夫睁开了眼。关秀芹爬上炕,撤下了丈夫被窝里的尿布,赶紧拿下床泡在了盆里。随后,又端着热水和毛巾回到床上,给丈夫擦洗。
  “昨天晚上睡得好嘛?俺睡得可香哩,还做了个梦。梦见当初嫁过来的情形,那时大鹏15岁,二鹏7岁,不肯管俺叫‘娘’,可俺一直伺候他们哥儿俩,后来他们过来抱着我喊声‘娘’。梦里面,咱们一家住在又宽敞又干净的屋子里,我在家种地伺候孩子,你在外面打工,日子过得可好哩……”说着,关秀芹笑了。
  可李凤瑞却一句也听不懂,只看见关秀芹笑得灿烂。
  2003年,丈夫因脑栓塞全身瘫痪后,关秀芹每天都要为他换洗、按摩。最难的是喂饭,无法交流也不能正常咀嚼,食物顺着李凤瑞的嘴角直往下流,半天也喂不进去一口。她早已习惯了这一切,轻柔地拿布擦拭着丈夫的嘴角,继续喂。一顿饭热了凉、凉了再热吃上两个小时是常态。喂完丈夫,她忙下地扒拉口吃的,然后再次回到炕上给丈夫按摩、拍背。
  上午约摸10点,洗完一盆尿布的关秀芹想到小儿子中午要回来吃饭,走到屋外几十米远的菜地里拔了棵白菜回来。她打算包素饺子吃。
  嫁到李家后,关秀芹早已把李凤瑞的孩子视如己出。她从小命苦,7岁丧母后寄住在亲戚家,18岁出嫁。结婚5年,便因感情破裂离了婚。1997年,经人介绍,她认识了李凤瑞,虽然男方带着两个男孩,但见他憨厚本分,关秀芹便和他重新组建了家庭。那时日子并不艰难,丈夫在砖厂拉活,家里又有4亩地,过得安稳又踏实。关秀芹命运坎坷,所以见不得孩子受苦,到处打工挣钱,给孩子买好东西。可2003年,厄运降临,丈夫在干活时突然昏倒在地,从此再也站不起来。两个孩子要上学,丈夫要治病,生活的重担压在了关秀芹一个人肩上。最难的时候,一家人守着一碗咸菜吃了3天。
  关秀芹勤俭能干,种地又打工,攒了20多年的钱在村东头盖起了几间新房,自己却不肯过去住。她心心念念的是两个孩子的婚事。
  寂静的村巷里,经常能听见关秀芹爽朗的笑声。街坊四邻都愿意找她说说话。不知多少次了,大家劝她离开这个家,却被她拒绝了。“虽然他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但是我的亲人。我要是走了,这个家就散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关秀芹的身体也大不如前,但低矮的土房依然被收拾得整洁干净,16年了丈夫也从未得过褥疮,在外打工的孩子们时不时打电话问候……
  为什么这个穷困的家庭里总是溢满温情?答案,就在关秀芹的笑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