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20年02月13日   
“大侦探”
  “你从哪天开始感觉不舒服的?”
  “最近参加过哪些活动,接触过什么人?”
  昨天下午,市疾控中心的吴秉伦和队友在出现疑似病例的村庄,耐心细致地作着调查。
  从8日开始到现在,他们已在该地连续战斗5天,排查了数百人。
  大雾阻挡不住流调的脚步“又找到3名密切接触者。”抗疫“前方”负责流行病学调查的工作人员,不断向市疾控中心应急办发回信息,汇报工作进展。
  “与病毒赛跑,全力避免更多人感染,哪里有确诊或疑似病例,我们就会冲向哪里。我们不能抢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但我们正在全力避免更多人感染。”市疾控中心应急办主任庞振清介绍说。
  此次疫情发生后,哪里出现确诊或疑似病例,市疾控中心卫生应急队就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进行疫情处置,包括流行病学调查、密切接触者追踪管理和终末消毒等。
  流行病学调查(以下简称流调)是传染病防控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
  举个例子来说,如果患者A和朋友B一起吃过饭(或其他可能造成传播的接触方式),朋友B回家后和家属C进行过近距离交谈,当A被确诊为病例后,B就成为密切接触者,C是间接接触者。
  流调工作人员需要将所有和A发生过密切接触的B全部调查出来,由于这些人有很高的感染风险,必须进行医学隔离观察,防止疫情扩散。
  当前,由于病毒传播迅速,疫情防控形势严峻,疾控工作人员对间接接触者C也进行了排查了解,争取将疫情扩散势头彻底扼杀在摇篮之中。
  我市确诊第1例新冠肺炎病例后,早晨8点多,工作人员第一时间赶到该县进行疫情处置。
  庞振清介绍说:“那天大雾能见度不足50米,高速封闭,我们的车辆只能走104国道,到达该县时,都看不清前面的路口了。什么都不能阻止大家防止疫情扩散的脚步,大家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当地医院。直到大年三十,我们一直都在该县排查密切接触者。大年初一零点,我们的队员还在流调岗位上工作,他们顾不上吃饭,顾不上睡觉,与病毒赛跑,人们都明白,早一秒排查出全部密切接触者,就少一分疫情扩散的风险。”
  全副武装走进隔离病房
  流调工作人员经常要穿上厚厚的防护服,戴上护目镜,“全副武装”走进隔离病房,与患者面对面。
  今年35岁的市疾控中心应急办副主任吴秉伦介绍说:“我和一名同事曾经一起到隔离病房对疑似病例进行流调,后来其中有3人被确诊。”
  有的患者情绪不稳定,给他们进行流调,需要一边耐心安抚他们的情绪,一边一点点引导他们回忆。
  有的患者和密切接触者不能一次性把自己几天甚至十几天的行动轨迹说全,每想起一点,流调工作人员就马上记录下来并写出报告。
  还有的患者认为流调工作人员的问题涉及隐私,会存在隐瞒,导致流调工作人员可能无法全面、真实的获取信息。
  吴秉伦说:“我们必须要有耐心,不辞辛苦,有时,为了调查清楚一名患者的行动轨迹,要进入隔离病房10多次。”
  一名患者的密切接触者有几十人甚至上百人,都要一一排查出来并进行跟踪管理。
  “大侦探”寻找密切接触者
  寻找密切接触者刻不容缓,有时过程堪比侦破案件。
  吴秉伦介绍说,比如有两个疑似病例为母女关系,二人称无武汉旅行、居住史,未接触武汉往返人员,近期在城区居住没有外出过。
  如果他们没有外出到过已有病例的地区,也没有接触过类似的确诊病例或是存在可疑症状的病例,那么是怎么被感染的呢?
  如果找不到传染源,还会有其他人在不知不觉中被感染,疫情扩散的风险很大。
  吴秉伦仔细查看了两个疑似病例的具体信息,调查显示:女儿出现症状较早,怀疑是女儿感染了母亲,调查重点被锁定在女儿身上。女儿是个体经营户,此前身体健康,无传染病及类似病史。
  流调工作人员根据这个女儿的接触人群和行踪轨迹提出3种猜测:她的妹妹、妹夫来自有病例的地区,导致病毒传播;她的丈夫经营4家网吧,接触人员复杂,有可能接触病例,导致夫妻2人感染;她经营1家自助餐厅,接触人员复杂,导致感染。
  经过了解,很快排除了第一种猜测,但是另外两种猜测涉及人员众多,排查起来都比较困难,一时半会儿难以有突破性进展。
  正在大家一筹莫展时,人们得到一个信息,这位母亲有个妹妹在县城上班。吴秉伦一听立刻站起来,通知对其进行流行病学调查。
  很快,这位母亲的妹妹说出了她的儿子近期曾去武汉出差的事实。原来,她的儿子在1月21日回老家后,曾经和大姨等家人聚餐。
  疾控工作人员根据已掌握的信息,明确了其他密切接触者的调查范围,避免了更多人被感染。
  坚守抗疫一线,20多天没回过家
  今年59岁的庞振清经历了抗击非典、防治甲流和禽流感等“战斗”。
  他介绍说,这次疫情发生后,很欣慰带出了一批特别能战斗的年轻队员。流调工作人员都是“白加黑”坚守在一线,吴秉伦转战各县(市、区),已经20多天没有回过家了;郑炎也住在了单位,24小时待命,随时有疫情随时出发;杨雨利在流调现场制作简明易懂的调查表节省了调查时间,大家都在想尽办法,争分夺秒全力防止疫情扩散……
  吴秉伦说:“家人都非常理解支持我的工作,他们知道疫情来了,我作为疾控人必须冲在第一线。我抽空和家人视频聊天,他们总是不断嘱咐我注意安全。”
  吴秉伦的妻子在卫生监督部门工作,也被派往县里工作,夫妻二人谁也顾不上家。
  吴秉伦感慨:“9岁的女儿瞬间长大了,她还安慰我说,爸爸,我跟姥爷没问题,我可以自己睡觉,自己洗澡,自己洗袜子……”
  庞振清说:“疫情发生以来,大家舍小家顾大家,有时我看到队员们整天几乎不眠不休,太累了,很心疼,但是疫情还没有结束,我们必须坚守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