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20年09月16日   
“庄稼医生”到地头守护农田“良方”多
  “老柴,这是咋了?一株苗咋都枯了?”南皮县玉米田里,农户心情焦急。
  “这是青枯病,赶紧把病株拔了,别传染了周边。明年记得在大喇叭口期前用药防治。”被称作老柴的,是南皮县农业农村局种植业管理股股长柴健。
  “行,你们来了,俺心里就踏实了。”眉头舒展,农户的言语不再急切。
  “你们来了,俺心里就踏实了。”这句话,柴健已记不清听到过多少次。自1995年到南皮县农业农村局工作后,他一直奔波于田间地头,是备受农户信任的植保专家。
  “植保,简单来说就是庄稼医生。对农民来说,庄稼生病了,比他们自己生病了还着急、还上心。因为这直接关系到一年的收成好坏。俺们的工作,就是帮助他们,与各种农作物病虫害作斗争。”柴健打趣道。
  与农作物病虫害作斗争,这话说来简单,做起来却没那么容易。
  病虫害的发生具有突然性、爆发性,所以植保工作也就不分白天黑夜了。工作这些年,柴健早与农户们打成了一片。谁家地里有个啥事,也不分时间,抄起电话就向他咨询。农业生产微信群里更是热闹,图片、视频、问题接连“甩来”,柴健已养成随时、随地解答的习惯。
  “参加工作这些年,我干过农技推广,也做过土肥,现在又来了植保。所以对农户们来说,可能就像全科大夫。”被农户们信任和需求,柴健不觉得是个负担,反而乐在其中。
  除了在线解答疑问,走村串地、查病看虫,更是他的必备日常。
  今年“五一”假期,柴健一天也没歇。当时,正值小麦锈病高发期。为了保证夏粮产量,他将整个假期都用在了田间调查上。
  早晨8点出门,晚上8点才回家,不是在下乡的路上,就是在地头侦查苗情。那几天,他和同事们一天能转上12个村子。
  “很多病,症状都相似,就得实地查看才能确认。就拿条锈病来说,其实之前我们在乡镇及重点村都培训过相关知识,可由于对症状理解不透,不少农户一到地头就‘懵圈’。”为了防止病虫害蔓延扩散,他只得争分夺秒地“抢跑”——精准筛查。
  用心守望农田,柴健还是植保新模式的探路者。
  “5月4日上午,我们在一个村发现了小麦条锈病,下午就组织防控队伍准备器械、人员、药品,5日上午,就进行了统一防治。”前脚确认病虫害发生区,后脚就能打上药,与新型植保防治队伍合作的效果亲眼可见。
“一个防治队伍,15架无人机,一天能喷五六千亩地,能及时把病虫害首发点防控住。”如今,新型植保服务组织已成了南皮县植保工作的左膀右臂。
  各项植保工作高质、高效推进,新型植保理念也潜移默化影响着农户。
“原来经常有农户问我们:‘我们自己喷药,像给作物洗澡。可你们用无人机打的,就跟下雾一样,叶子都湿不了,能管用吗?’”了解到农户的质疑后,柴健特意安排了不同施药器械防治效果对比,看到实际对比效果后,农户们都不得不感叹:“不信高科技不行。”
  不过,在探索中,柴健也发现,作业时间有限、人员不固定等都是植保队伍发展的掣肘。“一台机器再加上配套,就得10万元左右,一些组织热情投入了,可发现收益不能持久,积极性很受打击。”为此,他们还在探索更多方法,希望能扶持重点植保服务组织,稳定住植保应急队伍。